当前位置: 主页 > 网上开店 > >

十省份座谈“三块地”改革 公道调配增值收益是重点

来源:未知 作者:木木 2017-09-09 21:29
作为乡村“三块地”改革的重要部分,33个城市征地制度改革试点已经进行了两年多,效果如何?


  作为农村“三块地”改革的重要部分,33个城市征地制度改革试点已经进行了两年多,功效如何?



国土资源部征地制度改革试点座谈会9月5日在山东济南召开。国土部副部长曹卫星在会上表示,征地制度改革试点两年多来,初步形成了一批改革成果,试点工作获得了积极进展。



全国10个省级国土资源主管部门分管负责人,以及所属的11个试点县(市、区)的政府负责人和国土资源主管部门负责人加入了座谈会。这11个县占了全体试点县的三分之一。



合理提高个人增值收益分配比例



所谓农村“三块地”改革始自2014年。当年1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下发71号文件,对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波及的农村土地征收、群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进行了顶层设计,同时决定在全国33个县发展三项改革试点。



这33个县中,初期只有3个地域进行征地制度改革试点。之所以征地制度试点的地区较少,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接收媒体采访时曾表现,这主要是因为地方的踊跃性不高。原因在于,地方政府依靠土地财政收入进行城市基本设施建设,而“缩小征地范围”与中国倏地的城市化过程是相悖的,而且“缩小征地范围”也意味着处所政府直接取得的土地出让金将减少。



去年9月,中央决定把土地征收制度改革和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改革扩展到现有33个试点地区,宅基地制度改革仍维持在原15个试点地区。



在推进征地制度改革过程中,如何补偿失地农夫成为业界关怀的重点。与地方政府征地后再出让获得的土地收入相比,当前地方对失地农夫的补偿额度相对较低,这个差距也成为此项工作推进过程中的主要矛盾所在。



第一财经记者统计相关资料发现,从1999年至2015年,这17年是中国历史上土地资产化最为迅猛的年代,全国土地出让收入总额约27.29万亿元,年均1.6万亿元。假如减去征地拆迁补偿等本钱,自2003年 的1799.1 亿元到2014年的8988亿元,这12年间地方政府获得的土地出让纯收益约为70433亿元,年均5869亿元。



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廖洪乐曾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总体上,在土地增值收益分配中政府占有份额过高,作为土地所有者的集体和农民占有份额过低。



在8月17日由中国国际经济交换中心主办的第九十八期“经济每月谈”上,国土部土地利用管理司司长郑凌志表示,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我国的征地补偿制度也阅历了一个演变的过程,安置补偿是从以就业安置为主、货币补偿为辅,到货币补偿为辅、就业安置为辅,直到现在货币补偿和就业安置并重,现行法中征地补偿主要是依照年产值倍数法实施货币补偿。从经济发展的阶段来看,难以知足现阶段被征地农民合理的多元保障的诉求,也与地方政府征收土地实际支出费用有较大差距。



“随着新形势的发展,特殊是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社会形势的发展,在实际中现行的征地制度逐渐显现出一些问题,由征地引发的矛盾也日渐突出。这与现行法律法规执行不到位有关,也与征地范围过宽、征地补偿标准差别较大、安顿方式单一、征地程序不规范等有关。”郑凌志说。



这种背景下,新一轮的征地制度改革势必要将调整征地补偿、合理分配增值收益作为一个重点。国土部部长姜大明曾表示,“试点行政区域将合理提高被征地农民分享土地增值收益的比例。国务院有关部门将通过推行征地信息公然、完善征地程序等方式,增强大众对征地过程的监视。”



在上述座谈会上,曹卫星列举了“一批改革结果”,其中就包括在土地增值收益调配方面,一些地方研究制定了土地征收转用增值收益核算方法,为合理进步个人在土地增值收益中的分配比例供给依据。



曹卫星强调,要在制定征地补偿标准方面重点保持公正公道弥补,在树立多元保障机制方面重点落实保障深远生计的门路。



与修法相关



包含征地制度改革在内的农村“三块地”改革试点,与《土地治理法》的新一轮修订亲密相关。



曹卫星表示,在下一步试点工作中要再接再厉,确保试点到达预期目标。要凝练试点成果。坚持边试点、边调研、边总结,将工作中好的做法和办法提炼回升为制度性支配和长效化机制,为修法工作提供支撑。



实际上,前几年《土地管理法》曾有一次“没有完成的修改”,主要也是涉及征地制度改革。



在前述“经济每月谈”上,国土部政策法规司司长魏莉华称,为了贯彻落实十七届三中全会,国土部2009年曾起草了土地管理法修订草案,上报国务院审议。2012年11月,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了土地管理法修正案草案,决议提请人大常委会审议。



她介绍称,2012年的修改主要涉及土地管理法其中一条,就是47条,主要就是通过法律修改受权国务院制定土地征收补偿安置条例。所以在2012年12月,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30次会议,对国务院提请审议的草案进行了首次审议。之后到2014年,斟酌到形势产生很大的变化,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终止对土地管理法第47条的这次修改。



也是在2014年,中央决定启动“三块地”改革,同时为新一轮修法提供支撑。



魏莉华表示,新一次的土地管理法修改过程对农村土地征收制度进行了多方面的完善。



“对土地征收的公共好处进行了列举式的界定,以‘两保原则’作为确立征地补偿费用的根本原则,就是‘保障被征地人原有生活程度不下降,久远生计有保证’。撤消了年产值倍数法与区片综合地价作为盘算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贴费的依据,在征地补偿的费用中增加了对被征地农民的住房补偿和社会保障的费用。”魏莉华称。



对于住房补偿方面,郑凌志还表示,从试点情形看,对征收农民住房补偿措施进行了改革,农民住房不再作为地上附着物,而是作为专门的住房财产权予以补偿,这也是体现财产权力的一个点、一个渠道。


栏目推荐

  • 创业论坛
  • 专业知识
  • 网站VIP
  • 创业点评
  • 小本创业
  • 农村创业
  • 连锁加盟
  • 电商资讯
  • 职场攻略
  • 网站公告
  • 本周热门